崩坏3官方小说第五话 审判日的献祭之歌
www.k618.cn  编辑:    2018-01-09 16:13:00  来源:新浪游戏
内容提要:今天又为舰长带来了破译中的重磅材料《Anti-Entropy》——哎呀哎呀,这次爱因斯坦博士还真是说了不少相当专业的内容啊。爱酱有点担心舰长会不会看得云里雾里呢!

今天又为舰长带来了破译中的重磅材料《Anti-Entropy》——哎呀哎呀,这次爱因斯坦博士还真是说了不少相当专业的内容啊。爱酱有点担心舰长会不会看得云里雾里呢!

崩坏3
崩坏3

  文 格陵兰帆船

  图 菲洛猫

  § 13

  先从伦敦飞纽约。九个小时。再转机去芝加哥。两个小时。再转机去比灵斯。又是两个小时。还不包括转机时的等待时间。

  这样漫长的行程相当容易催人入眠——当窗外的景色是一成不变的浩瀚大洋时,情况就更是如此了。

  所以,当瓦尔特因为一阵尿意醒来时,他竟一时间不想离开自己的座位。

  抬起微鼾的双马尾垂在自己身上的右臂,帮走道另一边的芬兰人收好跌落的眼镜,已经来到走廊上的瓦尔特才发现,在这些睡得东倒西歪的乘客间,靠窗的爱因斯坦依旧在对着亮光看书。好像还在一个本子上时不时写写画画着什么。

  意外地精力充沛啊。

  “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青年小声地告诉对方。

  知道了。

  头发乱糟糟的少女写了个纸条举在手里。

  这是在提醒他不要打搅别人的睡眠吗?

  感觉到尴尬的青年决定尿遁为上。

  这个时间点没有人排队,解决起来还蛮快的。

  不休息吗?

  从洗手间返回的他,决定递一个纸条回去。不知道念中学时的自己,是不是也爱在课堂上做这种事情?

  只是看到了比较奇妙的东西。

  传过来的纸条上如此写道。

  两人中间依旧隔着呼呼大睡的某只双马尾。

  是什么?

  黎曼猜想。

  数学问题吗?

  ζ(s) = Σ (1/n)^s 解析延拓的一切非平凡零点都在直线1/2 + ti上。

  完全不懂。

  不奇怪。和缺乏复变函数知识的人很难讲明白。

  你只需要知道,它可以称得上是整个数学界的圣杯。

  圣杯?

  比如,假设它成立,就可以很轻松地证明哥德巴赫猜想。

  你知道什么是哥德巴赫猜想吗?

  不知道……

  任何大于5的奇数都可以表示为三个质数之和;

  任何大于2的偶数都可以表示为两个质数之和。

  ……

  总而言之,看起来很厉害就是了。

  你是想解决这些猜想吗?

  不。

  它们完全超出了我的能力。

  我的主业不是数学。只不过黎曼对我有过很大的影响,仅此而已。

  他是你的老师?

  也可以这么说吧。

  不过他肯定不认识我,也不可能知道我的广义相对论是以他的黎曼流形为基础的。

  毕竟,

  他是一百年前的古人。

  青年花了好一会儿才消化了这句话的大致意思。他决定问一个看起来对方好解释一点的问题——以便能继续和对方搭上话。

  他喜欢看她写字作答的样子。

  尤其是趁某只双马尾呼呼大睡的时候。

  广义相对论?

  简单来说就是论证万有引力等价于时空扭曲的理论。

  ……有没有什么形象的比喻能让我想象一下?

  你见过漩涡吧。

  想像一下掉进漩涡里的落水者。他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进去的?

  洞?

  是的。

  但另一方面,我们也知道,扭曲的水面才是真正的加害者——而不是那个空洞。

  引力也是如此。

  任何物体都会凭借自身的质量,扭曲它们所在的时空,形成吸引他者的漩涡。

  引力不过是这种扭曲的表现形式罢了。

  想象一下,地球的表面处处都是这样的涟漪,而我们的飞机就在它上面冲浪。

  感觉像是某种哲学……

  没有数学表述的物理理论本来就是哲学。

  所以牛顿爵士的名作才叫做《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》。

  没有看过那本书……

  你应该看不懂的。

  那个年代的数学记号,本身对现代人而言就是鬼画符。

  说到这个……你收到的那封信上,那种奇怪的文字是什么?

  名字。来自五万年前的一个信息处理装置。

  这个信息来的太突兀了,青年一时竟无法理解。

  什么?

  对方却只是默默地在“信息处理装置”下划了一条线。

  所以……什么叫“信息处理装置”?

  请想象一个由机械构成的图书馆管理员。

  所以……五万年前?机械?

  对你来说……就把它当成一个悬念吧。

  ……请现在就告诉我。

  太麻烦了。

  拜托了。

  到时自然有人和你讲的。

  我估计他不怕这个麻烦。

  呜哇,Ein好坏。

  那当然了。

  p.s。 想象了一下,你这个语气还真够恶心的。

  青年只好无奈地吐了吐舌头。

  少女则是一脸无辜地,也吐了吐舌头。还附带把他手上的纸条要了回去。

  趁此机会,我们来上上数学课吧。

  ……你认真的?

  当然。你知道怎么证明 e^(πi) + 1 = 0 吗?

  怎么可能知道啊!

  哦。那要不要从微积分基本定理开始?

  不对,既然要教的话,也许从戴德金分割学起更好?

  啊,都到了这个地步,干脆原原本本从集合论开始算了……

  ……我选择睡觉可以吗。

  好呀。

  这样我就能自己多看会儿书啦。

  递过这张纸条的时候,少女用更加无辜的表情吐了吐舌头。那感觉就像是在说——

  “想和我搭讪,你还早了一百年呢。”

  § 14

  “爱因斯坦博士、特斯拉博士。”在纽约国际机场——它未来将以一个死于非命的总统的名字命名——等待转机前往芝加哥的一行人,遇到了几位黑衣的不速之客。

  “请问你们是……”芬兰人警觉地站在了两位女士的身前。

  “爱因斯坦博士,我们应该见过面。”领头的一位中年男子以低沉的声音说道。瓦尔特觉得自己似乎听过这个声音。

  “是的。”一头乱发的少女面无表情地说道。“有何贵干?”

  “老人家希望这个东西能帮到你们。”中年男子从随从的皮包中取出了一个卷轴匣,递向了芬兰人:“你是研究古文字的专家吧。那么你应该认得这个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

  芬兰人疑惑地打开了木匣,抽出了一张残破不堪、似乎最近才重新修补过的羊皮纸。

  “这……阿拉姆语……《审判日献祭之歌》……难、难道是死海文书?但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一篇……”

  “呵呵……你果然知道。”中年男子满意地笑了笑。“不错。如你所见,组织尚未公开发表这部分文书的内容。希望其中的秘密能对你们的研究有用。”

  “所以,主教他,究竟是需要我们做什么呢?”特斯拉依然保持着警惕,用不满的语气诘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中年男子如意大利政客一般从容地笑道,“奥托大人只是希望在近期的研究中,能够助42实验室一臂之力——仅此而已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……他这次相当期待我们的研究结果喽?”

  “那是当然。”中年男子继续皮笑肉不笑地说着,“他期待着你们的论文。”

  “懂啦懂啦。”特斯拉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膀,“我们在这边的活动,不让北美支部独吞发现就可以了吧?竟然为了这个就兴师动众,你们欧美之间的关系得是有多差啊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啊对了。这个是伴手礼,还请笑纳。”中年男子不再理会特斯拉,却从皮包中掏出一盒看起来就是名牌的巧克力,递给了爱因斯坦。“那么,再会了。”

  “切。”见几个黑衣人已经走远,特斯拉不满地啧了啧舌。“说的不疼不痒,其实骨子里还不是那种独裁见地。什么尾大不掉啊,强枝弱干啊……新支部兴旺发达了自己倒先害怕起来,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。”

  “……”爱因斯坦不置可否,只是默默地剥开了一块巧克力的包装纸。

  “喂!我说你这个鸡窝头!一盒巧克力就把你收买啦?!”

  “不好好吃食物的话,农民伯伯会伤心的。”

  “……你有听我说话吗?!”

  TBC 。。。

  以上就是爱酱带来的《Anti-Entropy》档案的第五部分——不知道舰长有没有被爱因斯坦考瓦尔特的问题难住呢?如前所说,《Anti-Entropy》的后续部分将每周更新两次(一般是周四和周日啦

宫崎骏BANNER.jpg